当前位置:江西天意生物集团天意集团媒体主持 》 浏览文章媒体主持

寻找回来的太阳 ——刘晓宇和他的新太阳工程

作者:李玉成 寇勇 特约记者 文秋馨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1日  点击交数:

 
 
    一场能量大变革正喷薄而来。经过几年试验试用,一种体现目前世界前沿水平的超级组合肥料,以脱碳的可再生能源全面替代高碳的不可再生能源,让农民用比化学农业低得多的成本高产高效,帮助人类重新回到拥有无限生产力的大自然。本文主人公弃文追梦十几年,在从无到有并将足以改变农业历史的奋斗中——
  引子 从百叶神更名新太阳说起
  刘晓宇苦心经营十几年、施惠于华夏大地的“百叶神”注册了几年,何以改成“新太阳”?且以政府大多冠用的“工程”字眼?
  匪夷所思。因为百叶神从行业到功效都极贴切,一个好端端的品牌,突然改弦更张当属兵家大忌范畴,且换成“新太阳”似乎不大靠谱?
  记得15年前,在一片质疑声中,刘晓宇将改善农业环境的EM产业率先引进中国,记者先后以《EM原露:走向梦想》和《中国的绿色摇滚》作过长篇报道,但是在前往新太阳的母公司——天意生物集团的路上,似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百叶神”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天播都播了一年。这一改,可谓前功尽弃?
  新太阳CEO刘晓宇:确实有损失。但我最近一直很兴奋,这项技术颠覆了目前的农业产业结构。我们已经用完全自然的方法,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取比化肥更加丰富的能量。权威机构的验测报告证实,微生物可以复合化肥氮、磷、钾等宏量元素,还能复合化肥中没有的铜、铁、镍、钼等植物需要的全部微量元素,还有多糖多酶、多种氨基酸和维生素……这种“超级肥料”涵盖了庄稼保持最佳生长状态下必需的一切能量。你无法想象我们每次拿到验测结果时的兴奋程度,这种新的生物能量对于今天人类来说就是新的诺亚方舟!所以,几年前我们根据肥效注册的“百叶神”已不足以表达人类面对气候变化的绿色发展观。中国农民有了钱先买肥料,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肥料是农民心里的太阳;我们让农民用比化学农业低得多的成本高产高效,让人类重新回到拥有无限生产力的大自然,难道不是一个新的肥料时代吗?
  记者:我注意到很多村子河沟污染严重,有些农民呼吁重新使用农家肥,请问,新太阳和农家肥有区别吗?
  刘晓宇:农民“还我河山”的心情可以理解。从有机物质来说,新太阳与农家肥是一致的。但新太阳集中了非常丰富的微生物,可以帮助农民“精耕细作”改善耕地品质,从能量角度,还可以像化肥一样大规模量产。只有当生态肥料在能量上全面超越化肥时,农业文明才会发生真正的新变革。
  记者:请您从化学肥料和生态肥料的具体区别及演变谈一谈新太阳。
  刘晓宇:化学肥料发明于两个世纪前,新太阳则联系着“气候”,这根全人类最痛苦的神经。技术进步与否,今天都适用“碳”的标准,北京消费市场贴告示公布目前二氧化碳排放量是1800年的830倍,二氧化碳在温室气候中的比重占到77%……
  没人算过曾被誉为“白色革命”的化肥产业在工业革命以来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使多少耕地降低了碳汇能力;仅看网上官方数字,生产1吨化肥需要近2吨煤炭,以及石油、天然气和已经十分紧缺的磷矿、钾矿等不可再生能源,去年5121万吨化肥用量就要耗去近亿吨煤和上亿吨磷矿!我国石油天然气储量仅为世界的1%,从原料一看便知化肥产业是“高碳”产业。新太阳完全不同,它着眼于自然界能量的传递变化,除了有益微生物群作菌种外,主要原料都是可被微生物代谢利用又能大量种植的高能植物,获取能量的整个过程无污水、无废气、无噪音,而且不耗能,产业投资小,可以到任何一个县建厂。
  看来新太阳不仅是一个产品,更是一种眼光和使命。记者不禁想起他20年前当记者时,一年内将保护母亲河和希望工程等扶危济困的重大题材率先洋洋洒洒披于报端。如今职业变了,人也老之将至,他那腔子血依然很热。
  1. 六项田间试验同时展开。站在田埂上,李传林一句不经意的话如惊云裂帛,他骤然感到新太阳正以从未有过的巨大能量喷薄而出
  傍晚上车,家业两地十几年,刘晓宇已经习惯在北京呆几天铆铆劲儿,再坐上这趟车回南昌创业。人生轨迹与众不同,他曾说梦想多大代价就有多大。
  明早的目的地不是南昌,途中到九江后再换车奔湖口县,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新太阳棉花试验现场推广会”。刚过“知天命”的50岁生日,刘晓宇感到时间就像列车铿锵声和田间试验的不断交替。十几年前,他将公司注册为“天意”,相信人类迟早会“敬天惜物”,最终实现开业时镶嵌在门口的几行铜铸金字:“禽畜养殖场无臭无蝇,不再发生任何疫情;田间果园不再使用化肥更加丰产;海水淡水水质清澄,渔业兴旺……对于地球,大农业不再产生环境污染;对于人类,农产品都是绿色食品;对于子孙,我们将留下一片美丽丰饶的家园。”
  十几年如窗外夜景一晃而过。虽然这份天人合一的价值观一直支配他的“天命”,但地球环境恶化更快,个人力量微乎其微。好在就像蚕在吐丝时不曾会想到能吐出一条丝绸之路一样,环保事业已被人类幡然醒悟的巨大力量向前推动,这几年没做广告,EM原露销量照样上升;水产养殖上,自从蟹产区全面使用EM原露后,曾在港台爆出的“大闸蟹事件”便销声匿迹;农村正在推广的沼气也在大量用它做菌种,“零排放”发酵床养猪模式迅速发展……刘晓宇长叹一口气:EM原露虽遍及中国每一个县,但化肥促成的“中国农业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仍像大山般岿然不动。因为微生物不是能量,EM原露等纯粹的微生物制剂只能在能量关系中充当配角。自从2004年听国外专家介绍微生物转化能量的研发进程后,他做梦都想让微生物“变”出比化肥更丰富的能量。
  软卧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睡意。他感到这几年“内引外联”的种种努力正在破茧而出化蛹成蝶。新太阳试制出来后,江西省土肥站马上安排6个县,在水稻、烟草、脐橙、南丰蜜桔、蔬菜和棉花上全面展开试验……几乎又一个不眠之夜,他在惺忪的微熹中到达九江,这天是2007年10月15日。
  位于鄱阳湖与长江交界处的湖口县是主要棉产区。刘晓宇随会议车队,在初秋微寒的淡淡晨霭中峰回路转来到武山镇埠堰村,“喏——”,县土肥站站长蔡新初用手一指,大家便远远看见了那片新太阳棉花试验田。他说,那块田一共1260平方米。
  参观队伍在高低不平的田埂上蛇形而往,因为好奇跑在最前面的几个小姑娘突然叫了起来:“哇——这片棉花都这么高啊!”
  50多位与会代表朝试验田渐渐围拢,有人打破沉寂:“咦,今年天气冷得早,其他县的棉桃早掉光了,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棉桃棉花啊!”说话的是九江市土肥站站长李传林,九江所辖的赣北各县多为产棉区。
  试验田技术员金谷初介绍新太阳的使用方法后,蔡新初精神抖擞地站在试验田里,底气十足、声音洪亮地总结说:“……比对照组增长20.12%,增产效果极为显著。总之,新太阳能促进生育进程,延缓功能衰退,提早棉花开花,延长结铃期,进而达到多结桃、结大桃、增加产量、提高纤维品质的目的。”
  蔡新初发言后,现场气氛活跃起来,闻讯赶来的当地电视台记者跳到比人还高的试验田里紧张采访。看到试验田比四周无铃无花耷拉着脑袋的棉株高出一倍,而且枝繁叶茂铃花满缀,虽是同一片蓝天,只因肥料不同而长势盛衰分明,刘晓宇比旁人更加兴奋,他回忆说,李传林那句未经安排的开场白当时在他耳边有如惊云裂帛,他感到新太阳正以从未有过的巨大能量喷薄而出。
  从湖口回到南昌后,各地试验报告接踵而至——
  烟草(峡江县):使用新太阳后促进生长发育,加快烤烟出叶速度,增加有效叶数和明显提高干叶干重,提高了烟草产量和品质。用了新太阳处理的小组与对照组相比产量达极显著差异,增产比例为25.1%;
  脐橙(安远县):提高坐果率和稳果效果明显,有效地提高产量,每亩增效近500元,特别在改良黄化树方面效果显著;
  空心菜(省农科院):叶茎更浓绿,叶片大,分枝多,移栽成活快;增产15%—20%,每增加1元投入可增收5元,增产效果显著;
  南丰蜜桔(南丰县):提高坐果率,与常规施肥相比,提高产量5%左右,并增加香味,提高化渣性改善酸甜度;
  水稻(万年县):在相同的试验条件下,表现出千粒重增加和结实率提高,比对照组增加9%—12%,增产效果显著……
  2. 拥有能源就是拥有未来。用可再生能源替代不可再生能源是发展的必然,何况后者正在殄害人类生存之本——土壤。中国正在酸化和被污染的土壤需要新太阳来修复!板结衰竭的土壤需要新太阳重新汇集活力!好土壤不仅滋养庄稼,也直接改善大气的碳循环……
  土壤的农业属性是提供肥力。50%的陆地生物能量含于土壤的腐殖质中,其中还有巨大的太阳能,所以“万物土中生,食以土为本”。
  有人算过,以中国人口享受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需要3.5个地球提供能量。能量主宰万物的生长和循环,品种再好没能量也无济于事。湖口试验田其实就是新旧能量的角力场。在资料中,“棉花是喜温喜光的强日照作物,它原产热带,叶片会像向日葵一样随太阳转动,尤其现蕾吐絮时要天暖,温度不够则会棉桃脱落。”根据李传林说的天气影响,记者来到江西省气象局农业气象中心。现将专家提供的《江西省2007年棉花生育期间气象条件评述》摘要如下:
  “……播种育苗热量充足,幼苗长势好;花铃期干旱,对坐桃不利,裂铃吐絮前期遇低温阴雨,棉花品质受到影响,比上年单产减幅6.6%左右……9月上旬出现低温阴雨寡照天气,气温之低、日照之少创历史同期最低(少)……导致棉区僵铃、烂铃增加。”
  气候果然反常。而试验田为何又会“违背规律”蓬勃生长?
  这是生物能量叠加作用相互促生的结果。
  棉株获得这种超强能量后,会突破气候与生长习性的依存关系。无论遇寒、遇热、遇旱、遇涝,如果具备超常的生长活力,照样我行我素旺盛生长,这叫抗逆性。为了验证新太阳的抗逆性,江西乐平农民杨先兴做了大白菜试验。尽管水沟就在附近,他却故意不灌水,那年逢天气异常干旱,将近两个月没下雨,但是他的大白菜依然叶色嫩绿,长势良好。周围的大白菜成活率只有60%左右,不浇水便马上停止生长,而他的大白菜成活率100%,仅在移栽时浇了两次水。他在信中说:“大白菜在干燥的土壤中生机勃勃,证明新太阳有强大的保水功能。”
  最近从欧洲回来的一位作家朋友告诉刘晓宇:“人家植被多绿呀,抓一把土都能攥出油来!”新太阳让农作物产生抗逆性的巨大意义,除了在高产高效中完成能量的划时代更替,也要让中国的土壤能“攥出油来”!中国的土壤本来就不肥沃,还要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1/5的人口。农民为了高产,2008年用化肥花了4300个亿;据央视报道,2009年又增加15.6%。化学方法加剧了土壤恶化。2010年2月11日,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中国农业大学土壤科学家张福锁最新论文,指出过去25年由于化肥过度使用造成土壤酸化,强酸土壤将释放有毒金属污染环境,威胁植物和人类健康。他认为酸化的速度很快,这种大规模的酸化通常需要数十万年的时间。酸性土壤引发的病虫害能导致颗粒无收。由于化肥是生态循环之外、无需微生物转化便可直接吸收的能量,它会产生无数细小难溶或不溶的化合颗粒物,堵塞土壤中微生物与根系活动产生的呼吸气孔,降低土壤与大气之间的碳循环功能。张福锁指出:“农业不光不排放碳,而且还固定碳,这种碳汇作用在过量使用化肥后被破坏了,使得整个农业排放性质改变,由碳汇变碳源!”而土壤呼吸的微小变化对全球碳收支平衡都将产生明显的影响,这种恶性循环对于农业本身更是致命的。中国肥料信息网上有一篇《安徽宿松县土壤板结现状调查》:“该县实有耕地80.7万亩,其中水田40.54万亩,旱地40.16万亩。由于近20年偏施化肥忽视有机肥,使全县土壤出现不同程度的板结,旱地更为严重,影响作物根系下扎,作物易倒伏、受旱、早衰,产量和品质严重下降,甚至难以成活……”中国农科院中国海陆碳收支研究首席科学家黄耀最新研究显示:由于盲目地单用、连用、乱用化肥等掠夺式经营,东北黑土地有机质含量明显下降。徐明岗、张全民以《中国土壤质量现状与提升技术》指出:中国土壤整体肥力低下,农业难于利用的土壤占总面积1/4,有机质含量低于1%的面积达26%,中低产田占2/3;而欧美国家有机质含量达2.5%—4%。不仅如此,我国土壤50%以上缺乏微量元素,80%耕地养分不足,而且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壤面积达到2000万公顷……
  人类可以找到方向,国内外相关研究同时显示,新太阳中的微生物可以降解有害金属,调节酸度,使酸性土壤回到庄稼健康生长的状态。新太阳性喜温暖湿润的春天,它把能量带到正在复苏的土壤里,那里有嗷嗷待哺的根系,作物吸收营养更靠微生物,而微生物也需要根系分泌的物质繁殖起来,于是,新太阳在土壤中会发生这样的情景:它的众多能量很快让庄稼根系兴奋起来,同时将原生微生物种群迅速激活,使之向良性转化,都像新太阳一样工作,共同为庄稼输送能量;勤劳的主人在灌溉时,如果施撒糠麸或秸秆粉作为天籁们相亲相爱的温床,庄稼根系便会在充分繁殖的微生物的缠绕下,显露最原始的野性像巨网般恣意伸展,它们充沛四溢的分泌物又是微生物的最爱,这样一来,厚重如层层灰沙的土壤重新变得膨松柔软,新的团粒物质随着微生物和根系如胶似漆不断向深处扩展,各种“油一般”松软的有机养分胶着凝聚互相利用……关键生长期,新太阳叶面喷施立见功效,从未如此茁壮丰硕的庄稼从头到脚充分享受新太阳营造的天然能量!
  还有一个故事。十几年前,中科院南京土壤所教授李振高在泰国观摩免耕技术,亲眼目睹当地农民用1米多长的铁棍往耕地里轻轻一插,铁棍便像针一样迅速没入土中。当时李振高以为这种表演纯属作秀,便拿着这根铁棍到远处的多块耕地亲手插试,结果都让他叹服不已。令人欣慰的是,泰国农民当时使用的微生物与新太阳富含的微生物一模一样,这些微生物还可以用来垃圾除臭、净化污水……
  3. 新太阳以彻底脱碳的生态方法,根据菌种结构选择迄今最好的有机能量,将微生物与多种能量之源连接起来,经多次发酵充分放大,不仅效能广谱,价格也低到中国农民普遍接受,才可能将化学农业送进历史博物馆
  人类利用微生物最早见于《诗经》的有关描写。惜粪如金的农民将粪积于坑内再掺以杂草,经微生物腐熟的农家肥里宏量元素和微量元素都很齐全,中华民族靠此法活了几千年,也曾吸引欧洲人来取经。但肥源有限,一个农民最多养活3个人。新太阳将农家肥中微生物生成能量的自然过程大规模再生出来,其生成方法的精巧组合充分利用了微生物螯合矿物质的天性,激活它们不断代谢各种活性营养的本能,按照人类的需要再生作物全程成长所需的能量,使高产高效成为现实。天意集团的自主创新与传统农业的能量关系一脉相承,差别在于新太阳得力于现代土壤微生物学的最新成果。
  李振高是中国微生物学会理事,他说:“没有微生物,世界不存在。”两个世纪前发明化肥的德国化学大师李比希因历史局限,不相信微生物,他认为土壤肥力的丧失是作物消耗矿物质而天然肥料又不足以补充的结果,主张施用化学肥料。土壤微生物学的创立毕竟在化肥发明100年之后,人类逐渐明白微生物可以驾驭并高效利用,使土壤在全新的能量关系中重新获得“源与汇”的自我调控功能。
  湖口棉花等试验成功后,新太阳公司并没急着发展代理,两年来一直在大规模量产试验提升品质,同时密切关注试销试用的结果。2010年1月20日,收到来自常州的5000元货款,一查是去年买过1000元的回头客梅桂芳,她为新太阳在太湖流域的扎根开了个好头。
  化学农业不含微生物肯定“水土不服”,太湖治污就是一例。人们开始以为螃蟹惹祸,2001到2005年养蟹面积从16万亩骤减到1.5万亩,2006到2007年又关闭沿湖数千家企业,太湖依然越来越臭,光苏州各市去年的治污款就达人民币549亿元……2009年3月16日,《北京青年报》刊登《太湖难治罪魁是化肥》,报道了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潘文婧每月一次、连续七次取样检测的结果。潘文婧的结论与化肥利用率逐年降低而挥发淋失率逐年增大的规律相吻合。作物利用化肥一般不到30%,大部分都挥发到大气或淋失于江河湖海地下水;肥料逐年加剧太湖的富营养化,如风助火势使蓝藻疯长臭气熏天。像太湖这样五类与劣五类的水质不仅鱼虾不活,连庄稼都会毒死!据环保部门监测统计,中国已有85%的湖泊面临富营养化,532条主要河流中82%被化肥污染,长江和珠江入海口成了氧气耗竭鱼虾不存的新死海,《南方日报》早有报道广东农民的化肥用量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一倍以上……中国总体缺水,大江大河在日益枯竭,水连接着有机和无机世界,没有水,一切生命不可能从太阳中授受能量!人类自古逐水而居,如果不赶紧在杀鸡取卵的产业格局下悬崖勒马,沿江河奔淌而来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将面临一条万劫难复的不归路!李比希和后来摘得诺奖的氮肥发明者哈伯肯定无法想象这场“白色革命”对人类是把双刃剑,同时代的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曾早有预见:“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但人要吃饭,2009年9月23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在罗马总部发表公报称,到2050年粮食应在目前基础上增加70%才能满足人口增长的需要。化肥能承担吗?多次权威试验结果表明,化肥使用一定时间肥效达到峰值后将成抛物线逐年下降。许多农民不懂这一规律过量使用已经产生各种“肥害”,中国农民化肥用量远远超过欧盟规定的安全上限,仅河南一省每年“白使”化肥损失10个亿……这就不难解释近几年世界谷物生产年增长率0.4%,而消耗增长率却达1%,粮食库存正在逐年减少……邓小平在上世纪80年代便高瞻远瞩:“将来农业问题的根本出路,最终要由生物工程来解决,要靠尖端技术!”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新太阳都是化肥无法比拟的,但它能照亮农业的根本出路吗?
  老子说:“大道甚夷,而民好径。”这个“径”,就是在化肥越来越贵且高产并不高效的现实中,新太阳能否让锱铢必较的农民低本高产。2010年1月28日,广东徐闻“回头客”黄珠来信:“由于菠萝施肥量特大,长久以来施肥过多土壤变酸,造成土壤严重板结,近年来菠萝地全面出现腐株、死株,无论怎样施肥也没有效果。喷新太阳两次后菠萝叶片就变绿了,整个生长期只喷4次,菠萝的叶片又绿又厚,再也没有出现烂株死株,比化肥成本减少2/3以上。”就像人类当年发明铁器可以深耕土壤便扔掉石器一样,农民发现新太阳不仅让根脉深扎,而且成本比化肥低得多,迟早会将化学农业送进历史博物馆。江西安义龙津镇农技站站长杨悦象的来信让人更加振奋,他说新太阳已从众多肥料中“脱颖而出”——
  辣椒:辣椒亩产量通常2500—3000公斤(鲜),使用新太阳的亩产量可达5000—6000公斤;按照年平均销售价格2元/公斤计算,每亩年收入达1—1.2万元左右,比没有用新太阳的每亩增收5000元左右;且品质好,既光亮又鲜嫩,味道佳;市场销售卖相好,价格高。
  花生:使用新太阳后亩干产量可高达600—700斤(正常产量在350—500斤),按市场价格至少亩增收入300元;使用新太阳秕粒少,花生饱满,品质好,出油率高。
  棉花:用后叶片增厚,具有抗旱作用;连续使用,花多、蕾多、铃多、桃大、产量高;且纤维又长又白,不易断,衣分高;市场好,价格高;亩收籽棉700斤以上,比没用新太阳的棉花增产200斤左右。
  油菜、芝麻:用新太阳作叶面肥,油菜、芝麻在初花期、盛花期进行二次喷洒;产出籽粒饱满,出油率高,产量高;油菜、芝麻亩增产量50斤以上。
  水稻:在抽穗初期15%时及抽穗盛期各进行一次喷洒,水稻后期落色好,产出谷粒饱满、秕粒少、产量高;田块肥沃的田块,亩增产量80—100斤;田块瘦,增产更明显,至少100—150斤……
  杨悦象的账,没有把使用新太阳以后色泽鲜艳、饱满肥嫩、光亮清香的有机概念市价畸高因素算进去,更没有把人类健康这笔大账算进去……
  4. 食品安全是农业的天职和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从肥料到餐桌,从能量看健康,除了化学残留外,我们发现健康隐患同时来自能量的缺失……无论从农业人性化还是国家发展战略上看,一个身体强壮的民族才是真正崛起的民族
  今年“两会”,有代表再以化学残留提出食品安全问题。在北京等地,各超市无公害有机食品消费的不断升温,表明公众对食品健康越发关注。早在1991年,欧盟已经立法扶持有机农业,对其实行政府补贴。
  所谓化学残留,通常指农产品中的农药、重金属毒素和肉蛋里抗生素、激素的有害残留。中国七大水系、近海、湖泊、水库和部分地下水受到化学污染的鱼虾贝蟹,会引起人体急性或慢性中毒;农药是土壤酸化、板结的孪生兄弟,从农药到兽药恶性循环地滥用,必然造成化学残留超标。而本文的题旨是,当人们了解微生物的神奇作用后,知道从土壤到植物再到动物都依赖微生物输送能量,而化学农业不需要微生物转化的能量就能让作物“疯长”,一个问题随之而来:毒素可以残留,微生物的缺失不就是微量元素的缺失吗?残留与缺失相生相伴,是否并存于化学农业生产的食品里?
  两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被著名的艾特沃特定律左右着,该定律认为4∶7∶4的比例补充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三种能量足够了。在不了解微生物的年代,为了吃饱肚子,人们泼掉传统农业这盆洗澡水时,把澡盆里的“孩子”一块泼掉了。这个“孩子”就是人类的健康。能量单一的化肥能种出能量丰富的食品吗?肯定不能。土壤板结造成微生物大量减少,没有微生物的作用,即使作物有富集微量元素的能力,也难为无米之炊。结果肚子饱了,合理的能量并没吃进去。
  能量缺失会导致疾病。先摘录几句中国农科院张树清博士《作物微量元素缺乏普遍存在》:“缺锰首先表现为叶肉失绿,严重时出现褐色斑点,且停止生长:缺锌突出特点是植物矮小,节间缩短……严重时整个叶片干枯死亡;缺硼作物花少且小,结实率或坐果率降低,空壳率高,油菜花而不实……”。人类处在生物链的顶端,庄稼如果缺乏微量元素,我们的身体自然也会“普遍缺乏微量元素”。2010年2月7日,《新京报》刊发《蔬果越来越没营养》,报道美国得克萨斯州大学研究小组一直在对美国农业部一份43种常见蔬果的报告进行分析,发现与四五十年前的相同品种相比,营养成分大大缺失,约有一半对健康有益的矿物质在流失,结论与“催长”有关,因为产能迅速增长的谷物中营养流失最多。饭菜不香、瓜果不甜、肉蛋不鲜与矿物质缺乏密切相关的研究同样多有报道。据统计,全球50%以上谷物种植土壤中都缺乏微量元素,特别是缺锌,这不仅损害生长和免疫系统,还损害DNA导致极易患上癌症。国外媒体报道,体内铁、铜、锌等总量减少均可降低免疫力,助长病菌生长,而且感染后死亡率较高。像庄稼一样,人类的“微量元素缺乏症”在网上有大量资讯。
  人类为了高产改变肥料,但无法改变“世袭”的钟灵骨血。英国科学家E.Hamitton研究小组早已发现,人和地壳虽然差异巨大,但地壳与人体内微量元素的含量和分布规律完全一致。占人类重量万分之一以上的称为宏量元素,万分之一以下的是微量元素。物竞天择,人类与地球环境在能量关系上保持一致,是生命从无到有逐渐适应地球环境的结果。科学家们在让我们看到生命的自然成因与能量之间的关系时,发现微量元素有着不同的生理功能,它们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让人充满生命活力,尽管在体内含量极小,但像火柴头大小或更小的量能产生巨大的生理作用,我们的生命还有许多奥秘没有***。2006年各地主流媒体转发新华社《我们不完全是人》的新闻:美国、英国科学家们经过多年研究,发现人体本身由各种微生物组成,这些发现均来自美国《科学》《自然》等权威刊物,基因专家们说:“我们多少有些像一个细菌和细胞组成的混合体,在人体细胞内,90%是细菌”。乍听让人毛骨悚然的消息说,我们完全依赖这些微生物群。在成人体内有100万亿个细菌,属于1000多个不同种类……人类一直将自己视为万物之灵,完全凌驾于其他生物之上,但研究证明,我们不完全是人,而是共生生物。科学家们进而发现微生物在细胞内蠕动着,它们拷贝遗传分子,构造修复细胞膜,运输营养物质或将营养转变成能量,就像新太阳在土壤中的工作一样,利用有机物不断营造、不断分泌、不断输送植物需要的各种营养……人既然由微生物组成,只有在各种能量的均衡滋养下才会健康长寿,一旦能量结构发生改变——庄稼和人类从体质到活力发生改变,患病甚至危及生命便顺理成章。记者看到今年春节央视新闻联播里农民们兴高采烈撒着化肥的场面,不禁要问:那些白色颗粒除了氮磷钾以外,让庄稼“疯长”的能量中有微生物吗?有多少微量元素呢?有多种氨基酸、多糖多酶和维生素吗?人如有宿命,被科学研究确认与健康有关的18种必需微量元素就是其中无法改变的“生命密码”!
  从人类一颦一笑到社会发展,能量消耗了就要吃饭补充,合理补充才会健康,只有健康才能长寿。健康寿命的不断延长是人类永恒的福祉追求,就像地球物种是大自然成千上万年的选择一样,大自然为人类生命能量合成的“配方”等待我们去***,正在崛起的中华民族面临能量知识的重新构建和普及,中国农业呼唤一个全新的能量时代!
  本文截稿时值春分,恰逢温家宝总理视察百年不遇的西南旱区,寒流裹挟沙尘暴袭搅北京等20余省市并到达台湾,新疆或迎历史极值大洪水……从气候到地质灾难的一个个“百年不遇”让人类惊恐不安。地球脾气越来越坏,美国刚出版的《气候战争》预言人类几十年后将面临大灭绝的挑战。人类拯救地球的时间不多了,新太阳还来得及吗?
 

上一篇:新型生态能量肥为发展新兴产业提供机遇
下一篇:我国报刊报道EM原露时间一览(部分)